伺服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伺服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益被谁娱乐化明天系神秘力量魅影浮现-【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6 00:57:19 阅读: 来源:伺服阀厂家

原国开行副行长王益(资料图)

轰动一时的原国开行副行长王益案终于尘埃落定。4月27日,王益代理律师许兰亭向《环球财经》特约记者证实,王益接受一审判决,放弃上诉。

此前的4月15日,王益被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缓,媒体争相报道王益女友刘芳菲未涉案、赵薇撇清。从王益被双规到判决将近两年的时间,这样一起搅动资本市场的金融要案,却最终演绎成为权力、金钱、性、女明星这样一个娱乐事件。

记者发现,有关王益一事的相关各方: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涌金系、广发证券(000776)、知名女主持都被轮番炒作,惟独有一方被刻意回避,极尽其能地淡化与王益的关系。在揭开它的真面目之前,我们姑且先称这股神秘力量为“魅影”。

“被造谣”的国开行

最终王益案呈现在法庭之上的是三笔贿赂,第一笔受贿金额538万元,来自深圳市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涛;第二笔金额630余万元,由云南昆钢朝阳钢渣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周宏分12次提供,部分是经王磊(王益弟弟)之手;第三笔金额来自于“掮客”王磊(与王益弟弟同名),其在争取贷款时获得300万元好处费,分给王益30万元。

正是这两个“异曲同工”的王磊,使得故事可以被“移花接木”。

2008年6月下旬,这一消息被借“知情人士”之口透露给各大财经媒体。在当时有关王益因何重大经济问题被捕的真实信息极少的情况下,这一消息被不明真相的媒体不同程度地使用:“2007年3月,前国开行副行长王益赴郑州考察项目,并批示国开行河南分行为郑州提供25亿元资金用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25亿元贷款中,少林寺和嵩山中学只用了2亿多元,其余款项不明去向。其中,王益之弟王磊在这一项目中还收受了‘6400万元高额财务顾问费用’。”

如此一来,呈现在各大财经媒体上有关王益被捕的原因,便集中到了身为国开行副行长的王益接受河南巨额贿赂之上,而本来更应当引人注目的曾任证监会副主席的王益“充当中间人帮助不符合条件的证券公司(太平洋(601099)证券)上市”这桩事儿,则在一片喧闹声中少有人提及。以至于2010年王益案一审结束后,《新世纪(002280)》周刊记者撰文称王益案“太平洋证券疑团未解”——

然而,不无遗憾的是,此次王益受审尽管牵涉到李涛、周宏两个利益中人,但并未揭开太平洋证券上市案的重重迷雾。而王益坦然认罪,似乎已为这一证券市场的奇案画上了句号。

2008年有关王益被拘的文章见报后不久,6月25日国开行以文件的形式,向河南省分行下发了《请协调郑州市政府有关澄清“25亿元贷款”谣言的通知》。这份通知直接要求河南省分行协调郑州市政府,出面澄清此前媒体报道的王益批复25亿元给郑州并挪用一事。

但彼时,国开行处于风暴眼中,除了这一纸澄清之外,无法给媒体更多内容,更无暇应对来势汹汹的“舆论导向”。

国开行在河南的系列贷款,确有两笔合计33亿元的贷款进入司法程序,只是涉及的人为“掮客”王磊,并非王益之胞弟王磊。后经司法认定,两笔贷款中违规较为严重的是2007年河南蓝天集团一笔30.68亿元的贷款,所牵涉的人为国开行总行处级干部胡汉成,涉嫌受贿250万元,目前其已被刑事追究,该案与王益无关。

而另外一笔3亿元的贷款中,王益帮助“掮客”王磊为其他企业办理贷款,王磊得了300万元的好处费,王益分得其中的30万元。而这个“掮客”王磊为河南一家机构的办公室主任。王磊与王益相交多年,其获罪的贷款企业为河南正和实业有限公司,与王益之胞弟王磊风马牛不相及。

事后看来,上述案件显然并非王益落马的核心事件。早在2008年6月30日,国开行当时负责平息谣言的一位分行负责人就不无愤慨地告诉记者:“我们对郑州市没有承诺过25亿元的贷款,也没有发生巨额‘财务顾问费’的支付,这纯属是别有用心的谣言。”但可惜,鉴于彼时国开行的尴尬身份,这一言论被市场理解为“护短行为”。时至2010年4月,王益已经被判决,庭审证实王益在河南的问题仅为30万元利益。河南分行办公室工作人员谈起这个事情时表示,真相已经大白,当年国开行确系“被造谣”。

而国开行总行有关人士也向记者透露,国开行还内部点名批评过河南分行在应对谣言时对媒体的澄清力度不够。同时据记者了解,国开行曾试图去了解,究竟是什么力量利用给国开行造谣生事来转移视线。

“倒霉”的孟涛

关于国开行,有一个版本的叙述是这样流传的,矛头直指王益前秘书孟涛:

2007年是国开行改制转型年,国家审计署和银监会分别往国开行各地的分行下派了工作组,进行审计调查。审计署人员在“延伸审计”中查到了这样一个线索,在国开行对郑州开展的第二笔贷款业务中,在贷款发放之后,这家当地企业从贷款的资本金中,将3万元钱以“融资奖励”的方式,支付给北京一家名为“荣欣”的房地产公司。而以该企业作为通道,最终将钱输送给王益的前任秘书孟涛。于是,有关部门找到时任高盛高华证券公司执行董事的孟涛进行调查,孟涛遂将王益拖下了水。

但据本刊特约记者调查了解,孟涛早已结束调查获得自由,目前已经离开了证券行业,依靠之前的人脉关系转投至PE领域。据孟涛好友、国内某券商投行部人士称,孟已交代清楚“融资奖励”中的问题,并未被追究刑事责任。对于王益在河南共计30万元利益的问题,孟并不清楚,其当时已经离开国开行,不再担任王益秘书职务,也没有向任何部门无中生有杜撰过媒体及网络上炒作的25亿元河南贷款那些事情。

“被爆料”的广发师兄

2008年6月18日,京沪等地多家财经记者的邮箱几乎在同时收到了知情人士的爆料。信中称王益被捕实乃暗中使力助广发证券上市。在这封自称出自知情人士手笔的爆料称,前广发证券总裁董正青涉嫌内幕交易被调查过程中,证监会仍然在给广发证券上市的希望,于是董正青坦白了“相关人士——王益。”

此外,该信称,广发证券与王益的特殊关系源于一个人——广发证券代理总裁李建勇。他是王益的同门师兄,两人师从原西南财经大学校长刘诗白教授,私交甚好。而且,云大科技曾经是广发的小股东,在广发与中信收购战中,坚决地站到了广发一边。而王益作为证监会副主席分管证监会股票发行的1995年11月至1999年2月间,广发证券的投资银行业务在各省攻城略地,业务范围由原来广东一隅,迅速扩展至全国。

而上述内容被多家财经媒体引用,至今都能够搜索出来。

但这件事却得到了广发证券一位人士的否认,他就这一事件告诉《环球财经》特约记者,“这些纯属(某种势力)别有用心、牵强附会的造谣,董正青涉嫌内幕交易案仅仅是其个人问题,而非公司层面,并且李建勇为人一贯老实,与师弟王益仅仅是私人关系,从未通过其为广发行便。王益案庭审,在检方举证中也未涉及任何一名与广发证券有关的人士内容,事实再次击碎了这种恶毒谣言。”

澄而不清的刘芳菲

其实,孟涛、李建勇还不是第一个被拉扯进来的“王益系人士”。这其实并不是神秘“魅影”第一次转移视线。从王益被双规开始,就有所谓“知情人士”主动向媒体曝料称,王益落马的导火索有二,其一是其前明星女友刘芳菲“不懂事”,为了还房款给深圳太阳百货董事长李涛(即王益案庭审中提到的利联实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一事与王益决裂。因此牵出了李涛在承揽“二广高速”安邵高速项目时向王益行贿之事。

“知情人士”还透露,刘芳菲系“涌金系”已故实际控制人魏东介绍给王益认识,此前还曾经介绍另一央视名嘴给王益做女友,但是双方因为性格不合,终究未成正果。魏东一方面通过自身的基金运作为女明星炒作股票,与其建立良好关系。一方面通过介绍女友这种裙带关系,变相实现向王益的行贿。

紧接着,在“天涯”等众多网站中,《魏东自杀与央视主持刘芳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王益案再曝权色交易,又一央视女主播涉案》、《王益案又有女星被牵出,刘芳菲前还有王某》、《王某是王益背后的女人?》、《刘芳菲PK王某,谁是王益的女主角?》等系列帖子一哄而出,持续热炒,将这一事态向娱乐化方向推进。

2008年5月11日,当第一篇帖子《魏东自杀与央视主持刘芳菲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天涯上出现,引起几家财经媒体注意并进行报道的时候,刘芳菲在博客中澄清称,“与魏东自杀无关,自幼家教甚严,不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均把持做人的基本准则,从未涉及任何不道德的情感纠葛,也没有用不道德的手段获利,上述谣言和诽谤全部不是事实。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委托律师全权处理相关法律事宜。”

但刘芳菲的“澄清”很无力。相比较她字正腔圆的“澄清”,“钱权色交易”显然更符合人性中阴暗的那部分认知。而这种澄清,不过使事件更进一步被烙上“娱乐化”的标签。

受贿、腐败、美色……当这样的报道充斥着财经媒体的报端时,王益的形象几被“定型”,而王益案在公众的认知中,也被“定性”。只有那神秘的“太平洋上市”,在被舆论遗忘的角落里偷偷发酵。

这难道就是“魅影”的初衷?

离奇的“太平洋证券上市”

时间追溯至2008年5月。当时,中纪委联合几个部门对股改前后形成的巨额利益输送、券商借壳上市等行为展开联合调查,“涌金系”实际控制人魏东正是在接受有关部门询问后离奇自杀的;而据媒体披露,魏东自杀前接的最后两个电话之一就是王益打来的。

魏东的哥哥魏锋与资本市场上颇有影响力的“明天系”过从甚密,是众人皆知的,魏锋正是“明天系”资本运作平台——泰山控股的股东之一。魏锋也是王益交响音乐会《神州颂》的策划,其与李涛一道为《神州颂》提供资金赞助、包销门票。李涛也正是因为其与魏锋、王益的关系,以其为法人代表的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才有机会在“明天系”太平洋上市过程中拿到原始股,成为增资入股的4家小股东之一。太平洋证券上市后股价高开低走,但即便如此,李涛当时入股的1000万元,也有15倍以上的收益了。

出现在王益案庭审现场行贿金额最大的一名行贿人,是云南昆钢朝阳钢渣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周宏。其为企业请托分12次通过王磊(王益胞弟)或王益自己送给王益630万元贿赂。据公开资料可知,王益第一份工作即为15岁因招工进入昆钢,周宏为其工友,可谓看着王益发迹的整个人生历程。

在太平洋上市前的增资扩股过程中,除利联太阳百货有限公司外,还有一家小股东——天津市顺盈科技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顺盈),出资1503万元,持太平洋证券1%的原始股,目前这部分股票市值超2.25亿元。天津顺盈正是王益胞弟王磊、胞妹王薇开设的公司,后王磊、王薇将这部分股权转至周宏名下。

这一行为正是中纪委在2009年2月王益被“双开”通报中描述的,“王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的具体化。

根据庭审内容可知,周宏最早的一笔行贿款可追溯至1999年王益由证监会副主席调任开行副行长之时,此后其余11次行贿均是受云南企业之托,请王益在经营、融资等事项上帮忙行便,或是谋取利益。2010年3月31日,昆钢集团发表声明称,庭审中提到的云南企业与己无关:“我公司从未涉及王益案。”而当地另外一家当年被太平洋证券借去的壳——云大科技则很难脱得了干系。

当年,太平洋证券与云大科技换股上市,令市场一片哗然。太平洋证券既不符合三年盈利的IPO条件,上市后太平洋证券与云大科技完全脱离关系,也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借壳上市。其行政审批也仅依靠证监会办公厅一纸函文对其上市进行批复,但办公厅实际上没有权利代替其他机构进行上市审批。此后,有关方面组织法律专家进行探讨,相关部门也明确了太平洋证券上市模式是一种创新,其成为了中国证券市场的一个“股改特例”,但其他公司不可复制和借鉴……

王益则一直被外界视为在太平洋证券上市过程中,利用其在担任证监会副主席职务期间结下的深厚权力网、关系网充当中间人,从中斡旋使其顺利登陆资本市场,并为自己及他人谋取巨大利益。

针对检方的行贿指控,王益当庭承认:“这些事都属实,这是我利用直接权力以及权力以外的影响力,为他人谋取利益,我也得了好处。”

神秘的“魅影”

在王益的关系链中,“明天系”是难以回避的。而在王益案曝光后的媒体主要聚焦中,“明天系”又是被淡化的。这说起来不能不让人称奇,也让人对神秘的“魅影”充满了好奇。

据有关人士对记者透露,神秘的“魅影”实际上是一个资本系族企业庞大的公关团队,表面上看来,其股权关系挂靠在北大“青鸟系”之下,但事实上它与“青鸟系”不存在隶属关系,而是接受“明天系”核心企业明天控股集团的直接领导。成员均为名校毕业的俊男美女,均在加入之际接受过保密培训,每周都会写工作汇报交往明天控股集团、非定期业务培训也均由明天控股集团统一安排,报销款也均由明天控股集团进行财务处理,直接负责这一事务的两位领导均为北大毕业,其中一位为“明天系”核心中层之一,上述两人名下均有多家以其名字为法人代表注册的“明天系”的壳公司。

对于以上信息,明天控股集团未予置评。

财经评论人士周俊生在博客里评论道,王益案最终被娱乐新闻遮蔽,女明星的出现使王益案生动了起来,这符合当下中国社会对官员生态的想像,也满足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娱乐需求。(某种力量)成功地利用女明星的绯闻转移了人们的兴奋点,舆论的种种指控随着时空的转移而被彻底掩盖起来,资本市场的公平公正秩序无疑再一次受到了戕害。

(刊发于2010年5月刊《环球财经》,刊发时有删节)

旱地喷泉

大量采购LGl70全新屏幕液晶屏求购手机马达

上海提供合影台阶

儿童游乐场橡胶图片小区塑胶地坪施工

加热石墨棒